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个美术生!!

1950
发表时间:2018-08-02 02:29





“你是学美术的吗?过的很轻松吧!”

“……”





◆  


我们身边可能有这么一群人:他们天马行空,想象力丰富;他们特立独行,自在如风。有时候他们让高中老师头疼,虽然不乖但也不坏。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——美术生。


很多人片面地认为这是一个令人艳羡的身份:与艺术有染,从生活里挖掘美感,过着潇洒惬意、不受拘束的日子。但今天这篇图文,我想告诉你一些你不了解的美术生。




◆  


Maple

景德镇陶瓷大学·国画专业


最近的Maple在干一项大工程。他在绘制一种仙人掌科植物——令箭荷花。完成这幅画,需要经历分染三遍、平涂、罩染的工序。


而他画了三天,还在第一道工序,尚未染完花底衬托的那一排叶子。



视频上,Maple手握两支毛笔,偶尔沾一沾墨,两笔交替上阵。在视频的视角里,他颤动着笔尖在纸上作画,鼻尖几乎贴上毛笔,十分专注。



“这是我上个课程在厦门写生的画稿。画完这个大概要半个月。”


Maple的朋友圈里,还贴有他在厦门的海边奔跑的年轻笑脸。



阿辰

中国美术学院·工业设计家具设计专业




阿辰是一名独立摄影师。早早地在高中时期拿起相机,他的社交媒体里分享的内容洋溢着文艺的情调。


“你熬夜吗?”

“熬夜不超过1点,因为一熬夜我第二天就会不省人事。”


原以为作为美术生,熬夜对他来说应该是家常便饭,但他却说:“可以规划生活的人,都是可以把休息和工作分清的。


与同龄人相比,阿辰体现出一种很强烈的忧患意识:“我对自己的学业没有太多顾虑,但它在专业眼光上给了我一定的压力。做我们这个专业,眼界很重要,所以有时候会担心自己看得不够多。”



在这样的想法支配下,阿辰看展、逛馆、旅行、阅读,也早早地投入到了事业里——他目前担任着杭州某初具规模的文化公司设计总监一职。


现在出去玩的钱,都是自己赚的。”他这么说。



SUKI

湖北师范大学·视觉传达设计专业
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“做作业啊。”


几乎每一次被问及手头上的事,SUKI都会抛出相同的回答。


这个学期,SUKI要学习版式设计、网页设计、标志设计与陶艺。对于同艺术打交道的人来说,灵感就是亲妈。SUKI有段日子囿于毫无灵感的困境,连续两周凌晨2点之前没有睡过觉。


“我还算好啦,我们班有些同学为了完成作业还出去租房子了。”SUKI略有几分庆幸。


SUKI从初中就开始学美术,对于很多人对美术生的偏见她早已习惯:很多人看到他们人前的嘻嘻哈哈光鲜亮丽,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见过画室123456点的太阳。



在微博上,总是有些声音在质疑美术生存在的意义,或者是以偏概全地指责这个群体。


SUKI说:“有一次我室友看到一条喷美术生的微博,说美术生学设计的以后出社会毫无用处。我室友当时就回复那个人:‘那你买衣服为什么要买好看的,直接买块布不就好了?’”






◆  


高中的时候,我们这些文化生总是很羡慕美术班的气氛,男男女女打成一片,喜气洋洋。学美术的,思维也是活跃,特别爱折腾。一看就和我们这些“凡夫俗子”不一样。


但我们后来才知道,他们努力的样子是我们看不到的。当我们按部就班地练习做题,他们的笔尖也在不断扫动,不知疲倦地画下一张又一张素描,或者是“那一箱颜料,我一礼拜就能画完”。



而到了大学,他们也并没有比我们轻松到哪里,甚至更加艰辛。熬夜做服装设计的美术生比比皆是;Maple的同学学习陶艺,一个星期要拉一百个胚;微博上一个学习漆艺的网红美术生@蕤人,提到他们全班刚接触生漆集体组队去医院吊瓶。



诚然,是有一些人文化课不过关,走上了学美术的路;是有一些人打着学美术的旗号在混日子;是有一些人以艺术之名干着哗众取宠的事。但这并不是我们可以对学美术的人产生偏见的理由。


我所接触的美术生很少抱怨自己的辛苦,开开心心、精致地过着课余的日子。他们对艺术的热爱使得他们对与专业有关的讯息更加关注,常常更敏锐地把握这个时代的动向。在我们还在对自己的方向一知半解的时候,他们已经瞄准了自己的路。




◆  


我们常常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事妄加评论,殊不知别人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拼了命地努力。不管是文化专业、美术专业,还是播音专业、演艺专业,每个群体中都有为了梦想努力拼搏的人。风格鲜明不是小群体(与整个大群体相比)被打上固定标签的理由。


我们大家,都需要对别人多一些理解。




不知道为什么

美术生长得都很好看


——   END   ——



网站底图.jpg

分享到:
Copyright © 2016 - 2019  www.00meishu.com  Inc All Rights Reserved  00美术高考网 00meishu.com” 版权所有